您的位置: 湛江信息港 > 科技

电力紧张铝行业限电限产逢十字路口

发布时间:2020-10-27 14:29:26
电力紧张 铝行业限电限产逢十字路口 随着夏季来临,电力的“迎峰度夏”也如期上演。在全行业产能迅速扩张数年之后,有“电老虎”之称的电解铝行业也尝到了“苦头”。 7月8日,中国铝业(601600)(2600.HK)在香港联交所发表声明,由于山西省电力供应紧张,影响到公司在当地的两家电解铝厂的生产。此前,中国铝业已经发出业绩预警,宣布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减少逾50%,这是该公司登陆资本市场以来,首次业绩下降。 限电限产 “电力需求的较高峰尚未到来,除已经披露的山西'限产令’之外,云南、贵州和山东等供电紧张的地区都应引起关注。”7月9日,西南证券研究员兰可对记者表示。据悉,中铝在这些地区均有电解铝产能。 8日,中国铝业发布的公告称,山西省电力供应紧张对公司当地所属两个电解铝厂“有些影响”。此前,路透引述中国铝业投资者关系部经理的话说,“两家位于山西的炼铝厂房,正面对电力供应紧张问题,但目前影响并不大。” 当日,更有上海媒体报道,称中国铝业旗下之山西华泽铝电因电力不足已停产,自6月26日起,已陆续有29台机器(电解槽)停机。 兰可认为,山西省此次率先提出限产政策,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一是进入夏季,近期持续高温影响,用电量陡然增大;二是作为北京周边省份应因奥运环保要求,污染较大的地方小火电实施关停,导致电力缺口增加。 “山西虽然是煤炭产地,但是所产煤炭大多输出,电源建设的投资跟不上,电力供应紧张并非偶然,”兰可分析说,“至于具体的企业,由于其在产业链中的位置,以及所处的地区不同,受到的影响有所不同。” 7月9日,记者致电同处山西省的关铝股份(000831)(000831.SZ),该公司董秘办人士表示,因生产部门尚未提供资料,所以“无法提供”有关情况。但该人士进一步表示,目前限电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很多企业都会遇到。 而另一家地处云南的铝业公司——云铝股份(000807)(000807.SZ)对记者表示,当地主要的电力由水电供应,目前正处于丰水期,所以不存在限电限产问题。 据了解,经过数年的产能扩张,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靠前大的铝生产国。在产业链的布局方面,原材料和能源成为各电解铝企业投资时需要考虑的两个较重要的因素。对中国铝业来说,在上游资源的控制上,有着天然的优势;但是在能源这一关键因素上,并没有太大优势,在今年电力供应紧张的背景下,这一矛盾显得尤为突出。 “中国铝业作为一个老企业,其电解铝的生产线布局,很多都处于电力供应紧张的地区,”兰可对记者分析说,“相比来说,一些后建的企业反而具有优势,这些企业往往是先有电源再上电解铝,有些甚至是煤电铝一体化的。” “比如电力供应比较乐观的河南省,是中国靠前大电解铝生产地,需要从电网购电的产能比例不到15%。但是中铝在当地高达300万吨的年产能中,所占比例比较低。” 十字路口 随着夏季来临,电力的“迎峰度夏”也如期上演。在全行业产能迅速扩张数年之后,有“电老虎”之称的电解铝行业也尝到了“苦头”。 7月8日,中国铝业(601600)(2600.HK)在香港联交所发表声明,由于山西省电力供应紧张,影响到公司在当地的两家电解铝厂的生产。此前,中国铝业已经发出业绩预警,宣布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减少逾50%,这是该公司登陆资本市场以来,首次业绩下降。 限电限产 “电力需求的较高峰尚未到来,除已经披露的山西'限产令’之外,云南、贵州和山东等供电紧张的地区都应引起关注。”7月9日,西南证券研究员兰可对记者表示。据悉,中铝在这些地区均有电解铝产能。 8日,中国铝业发布的公告称,山西省电力供应紧张对公司当地所属两个电解铝厂“有些影响”。此前,路透引述中国铝业投资者关系部经理的话说,“两家位于山西的炼铝厂房,正面对电力供应紧张问题,但目前影响并不大。” 当日,更有上海媒体报道,称中国铝业旗下之山西华泽铝电因电力不足已停产,自6月26日起,已陆续有29台机器(电解槽)停机。 兰可认为,山西省此次率先提出限产政策,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一是进入夏季,近期持续高温影响,用电量陡然增大;二是作为北京周边省份应因奥运环保要求,污染较大的地方小火电实施关停,导致电力缺口增加。 “山西虽然是煤炭产地,但是所产煤炭大多输出,电源建设的投资跟不上,电力供应紧张并非偶然,”兰可分析说,“至于具体的企业,由于其在产业链中的位置,以及所处的地区不同,受到的影响有所不同。” 7月9日,记者致电同处山西省的关铝股份(000831)(000831.SZ),该公司董秘办人士表示,因生产部门尚未提供资料,所以“无法提供”有关情况。但该人士进一步表示,目前限电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很多企业都会遇到。 而另一家地处云南的铝业公司——云铝股份(000807)(000807.SZ)对记者表示,当地主要的电力由水电供应,目前正处于丰水期,所以不存在限电限产问题。 据了解,经过数年的产能扩张,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靠前大的铝生产国。在产业链的布局方面,原材料和能源成为各电解铝企业投资时需要考虑的两个较重要的因素。对中国铝业来说,在上游资源的控制上,有着天然的优势;但是在能源这一关键因素上,并没有太大优势,在今年电力供应紧张的背景下,这一矛盾显得尤为突出。 “中国铝业作为一个老企业,其电解铝的生产线布局,很多都处于电力供应紧张的地区,”兰可对记者分析说,“相比来说,一些后建的企业反而具有优势,这些企业往往是先有电源再上电解铝,有些甚至是煤电铝一体化的。” “比如电力供应比较乐观的河南省,是中国靠前大电解铝生产地,需要从电网购电的产能比例不到15%。但是中铝在当地高达300万吨的年产能中,所占比例比较低。” 十字路口 一段时间以来,电解铝行业都是国家宏观调控的对象,避免受到利益驱使而盲目扩大投资成为调控者的主要目标。在对产业的态度上,“保证自给,限制出口”是相当明确的产业政策。去年下半年,国家发改委明文取消了国内对电解铝产业的优惠电价政策。 据介绍,电解铝吨耗电通常高达1.45万度,以0.4元/度计算,每吨铝耗电成本达到5800元,是除氧化铝外较主要的成本。 今年以来,各地供电紧张,首先限制各个高耗能行业的用电几乎成为地方的共同选择。据了解,电解铝生产第二大省——山东,虽然层面的还未颁布限产令,但部分电解铝被列入“超电压负荷”行列,被要求减少用电量。此前,该省已将用电高峰期的工业用电价格大幅上调。 “山东当地的电解铝企业大多都有自备电厂,能够满足生产需要;但是部分需要从电网购电的铝厂会有比较大的压力,在用电高峰时段,只能维持设备的低效运转。”兰可对记者表示。 山东省去年电解铝产量155万吨,约占全国12%的产量。 由此,随着煤炭价格的持续上涨,电价的上调,电解铝行业经营风险陡然升高。7月1日起,中国电网对工业企业的销售电价,已经平均上调了2.5分钱,以此推算,靠电网供电的电解铝企业,每吨电解铝的生产成本已经平均上涨360元左右。 6月21日,中国铝业(601600.SH)公告称,2008年上半年业绩将同比下降50%以上,主要原因为年初以来的电力供应紧缺,一度导致部分铝厂停产。2007年上半年,中国铝业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63.97亿元。随后,德银、高盛、美林等国际投行纷纷调低中国铝业评级,德银更是称“中铝较坏的时候尚未过去”。 “我们认为,从一系列的政策来看,国家对电解铝行业的调控相当坚决,虽然存在地方和中央的博弈等因素,电解铝行业长期受限的方向不会发生变化。”一位证券分析师表示。 据悉,作为靠前大铝工业国,中国的铝工业已经成为全球金属市场的重要影响因素。7月7日,由于担心中国电力供应紧张导致的电解铝减产,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铝上扬5%至纪录新高,三个月期铝MAL3一度跳升至3327美元,超过2006年5月所创的3310美元的上一纪录。终场收报3310美元,升142美元。 长期而言,铝工业的竞争较终将体现在成本上。“世界铝产业未来发展的热点,必定是矿产丰富、能源价格低廉的地区,国内铝产业从发展来看,增幅减缓,甚至长期向其他国家转移都是可以预见的。”上述证券分析师认为。 7月9日,受大盘上涨刺激,铝业股也大多上涨,中国铝业A股上涨3.05%,而身处用电充裕地区的中孚实业(600595)(600595.SH)更是涨停收盘。
百色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崇左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防城港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