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湛江信息港 > 科技

【烟妄说之】浅说《青草滩响马滩》“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7:55:09
【一】
黄莺啼翠,柳丝翩舞,空气清新,花儿馥郁。
但在这所雕刻有精美花纹的紫檀黄花梨木闺房中,一道清脆但却带有不满情绪的声音响了起来:“要我嫁给他,不可能。除了郭云涛,我谁都不嫁。”
锦衣华服,身体微胖并留有一小撮胡须的男子听到后,唉叹一声,道:“琉璃,欧阳凄然生得英俊风流,相貌堂堂,而且天生神力,练得一身奇功,你嫁给他,这是我们王家三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况且,欧阳家祖上三代都是将军,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并被赐得丹书铁卷。你说这样的夫婿你不要,要一个一穷二白的书生干嘛!”
王琉璃听罢,撅着薄薄的粉嫩嘴唇,眼角流出的泪水打湿了她姣好的面容,让人忍不住想去用嘴吮去伤心的泪珠。“爹,你怎么就看不起云涛呢?”
男子看见宝贝女儿流泪,心里也顿感不舒服,但他此刻为了女儿的前程,只能装出一副冷酷的神态,道:“因为郭云涛他什么都给不了你。”
“爹。”王琉璃一抽噎,俏丽的鼻子动了动,道:“云涛他天资聪慧,相信一定会高中的。”
“哼,就算他考取了状元,也比不上欧阳凄然一根指头。”
“爹!”
“此事就这样定了,稍后我会派人去欧阳家通知,为你和凄然准备婚期。”男子说罢,一拂衣袖,走出了清香四溢的闺房。
【二】
欧阳府。这三个字,足以让江湖人为之敬佩。
欧阳凄然脸上虽然布满灰尘,可是轮廓间仍可看出他的清秀俊朗。他力大无穷,但却不似一般力士孔武高大。如果不知底细,很多人都会以为他是个读书人。
此刻,这位外表像书生,但骨子里充满力量的欧阳少爷拖着一只白额猛虎,走进了府中。守卫看见后,眼中不仅有尊敬,还有畏惧。“少爷,您回来了。”
欧阳凄然轻轻点了点头,嘴角弯出一个迷人的弧度,眼睛里透出足以让很多人着迷的色彩。“将这只虎埋葬了吧!”迷人的嘴唇,诱人的眼眸,却还有着让人听起来很舒服的声音。欧阳凄然,就像是一个集万千运气于一身的天之骄子。
“凄然。”走进府门,迎面碰上了欧阳家的主人,也是欧阳凄然的父亲欧阳沧海。欧阳沧海留有根根如铁般的虬髯大胡,整个人龙行虎步间威严之气纵横,他声如洪钟的道:“孩子,你为什么每杀死一头猛虎,就要将他们埋葬?”
欧阳凄然道:“死前它们遭受我的疯狂攻击,死后但愿它们获得安宁。”
欧阳沧海皱了皱眉,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如此矛盾的心理?”
欧阳凄然苦笑一声,道:“人,本来就充满了矛盾。”
欧阳沧海目光一凝,嘴角扯了扯道:“你应该将这件事忘记。”
欧阳凄然凄凉的一笑,绕过父亲,走向自己的房间。
“凄然。”欧阳凄然停下脚步,身体微侧,静候父亲接下来的话,“你不久将与王家之女喜结连理。”
“哪个王家之女?”欧阳凄然声音冰冷。
“被誉为‘冰雪琉璃’的江南第一美人王琉璃。”
【三】
竹叶青油翠郁,微风和煦宜人。
悠扬空灵的琴音响起,满天的浮云沉醉于其中。
一袭白色长袍,长发飘扬于两肩的欧阳凄然此刻正襟危坐,修长的手指不停地拨动着琴弦。
琴音动人,但却凄凉无比。听在心头,莫名的悲切感油然而生。
欧阳凄然的手指拨得越来越快,琴音也变得越来越高昂。忽然,琴中一道戾气迸出,将一排青竹炸裂成碎片。琴弦也崩断,弦上有鲜血聚成珠,那是欧阳凄然指上的血。
欧阳凄然英俊的面容漫上了迷茫之色,继而又变得很悲痛。他将受伤的手指放在嘴唇上吸吮,忽的凄凉笑道:“最近血的味道都淡了,看来的要多吃些补补。”
“凄然。”欧阳沧海高亢雄浑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竹林,他身穿一套做工考究,极具合身的紫色长衫,为整个人平添一份庄严肃穆之感。
欧阳凄然没有转身,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
“王琉璃离家出走了,你找见并将她带回来。”欧阳沧海声音很严肃。
“为什么要找她?”
“因为他是你的未婚妻。”
“我并未承认。”
“这件婚事已传遍武林,我们欧阳家丢不起这个人。”
【四】
荒凉镇。此地正如其名,荒凉无比。所以,来荒凉镇的人也就很少。但今日格外惹人注目的一件事,是荒凉镇唯一的客栈里,来了一对幸福无比的新人。
男的面容白皙,书生打扮,手持一把扇子,显得文质彬彬。女的貌美如花,风姿绰约,举止优雅端庄,一看就来自大户人家。
他们落定以后,并未像一般客人那样要酒要肉,他们仅要了一壶茶,几碟小菜。
“大漠虽荒凉,但风情韵味悠长。”书生打开扇子,左右看了看道。忽然,他看见角落坐着一个人——一个英俊年轻但却冷酷无比的人。这人正提起酒壶倒酒,酒是好酒,清香而浓郁。
“你看这个人怎么样?”书生问身旁女的。
女的眨了眨眼,道:“真是个美男子,只不过太过于冷漠,让人看着心里很不舒服。”
书生摇头笑了笑,径自起身走至冷酷男子跟前道:“这位兄台,相见既是有缘,何不共坐一桌?”
“道不同,不相为谋。”冷酷男子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怎么个不同法?”
“你喝茶,我喝酒。你逃亡,我杀人。”冷酷男子冰冷的眼神扫过这书生打扮之人,又看了看那个女的,之后不再答话,自顾自喝酒。
“哦,你应该去人多的地方杀人,这荒凉镇可谓人迹罕至,怎么够你杀了?”书生笑眯眯的道。
“我杀一个就够了。”又饮尽一杯。
“哦。那你打算杀谁?”
“你。”
“为什么?”
“因为她。”冷酷男子指了指那个女的。
那女的听罢,突然站起来,走过来一把揪住冷酷男子的衣领,俏脸通红,呼吸急促的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欧阳凄然。”
欧阳凄然并未生气,任由她揪着自己的衣领,却自顾自喝酒,道:“我听闻‘冰雪琉璃’王琉璃美貌端庄,今日一见,却觉得不但丑,而且无理。”
王琉璃听罢,俏脸变得更通红,呼吸更加急促。她愤怒的吼道:“你竟然说我丑,你是不是眼瞎了。”她一巴掌掴向了欧阳凄然的脸。
但瞬间,她的手就被欧阳凄然抓住。欧阳凄然眼中冷光闪烁,声音不带一带色彩:“如果你不是我的未婚妻,我就杀了你。”
王琉璃先是一愣,但立马就大吼起来:“你做梦,谁是你的未婚妻。除了郭云涛,我谁都不嫁。”她一把拉过郭云涛,偎依在他怀中,暧昧的道:“云涛,你喜不喜欢我?”
郭云涛早就吓得脸色惨白,此刻听她一问,又看了看欧阳凄然冷若冰霜的脸,双腿竟然颤抖了起来,冷汗直冒。
“哼。”王琉璃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又看着欧阳凄然冷笑道:“你要不想让我讨厌你,就让我们离开吧!”
欧阳凄然皱眉冷冷笑了笑,细啜了一口酒,道:“你实在不应该这么对我。”
王琉璃冷哼一声,偏过头冷笑。
欧阳凄然继续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当然不会伤害你,可是这个呆书生他就没那么好运了。”
王琉璃一听,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什么……什么意思?”
欧阳凄然冷笑道:“死!”
“嘭!”王琉璃突然间跪了下来,眼泪顺着双颊流下,她双手抱着欧阳凄然的腿道:“求求你放了他,我跟你走,好不……”另外一个“好”字还未出口,欧阳凄然已点住了她的穴道。
“你实在不应该这么对我。”欧阳凄然从王琉璃的手中取出一根淬有毒剂的银针。这银针,差点就被刺进了欧阳凄然的膝关节上。
王琉璃停止了流泪,却用杀人般的眼光瞪着欧阳凄然,贝齿也咬得咔咔作响。
欧阳凄然将她抱起来,朝门外走去。在经过吓得战战兢兢地郭云涛的时候,他嘴角弯出一个迷人的弧度道:“我们大喜之日,希望你能够到场。”
郭云涛擦了擦额角豆大的冷汗,颤微微的道:“我……我会的。”
王琉璃听后,木讷了看了看郭云涛,随即闭上了眼,但却阻挡不住泪水的涌出。
“很好!”欧阳凄然冷笑一声,抱着王琉璃离去。但就在前脚踏出客栈门时,郭云涛突然道:“等等。”欧阳凄然停下了脚步。
欧阳凄然刚转过身,几道闪烁着寒光的飞镖直刺怀中的王琉璃。王琉璃虽说身子无法动弹,但看到击向自己的飞镖,脸色不禁大变。她的眼中,充满了晶莹的泪水,以及对郭云涛的失望。
要死了吗?王琉璃闭上了眼,她实在想不到,她还能活下去。
血液溅在她的俏脸上,但这血却不是她的,而是欧阳凄然的。
就在飞镖即将击中王琉璃的时候,欧阳凄然迅速转过身,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夺命的武器。背脊刺痛发麻,欧阳凄然心中气血翻腾,一口鲜血吐出,溅在王琉璃脸上。
王琉璃此刻眼中充满了惊骇。她是不相信郭云涛会杀她,还是不相信欧阳凄然会救她?
“哈哈。”郭云涛舔舐了一下嘴唇,就像是一头久未尝血的狮子看到了一只活奔乱跳的羚羊。
但欧阳凄然不是羚羊,他是人。所以,他没有被野兽抓住,而是逃跑了。
【五】
一棵枯树,一只老鸦,残阳如血,沙尘滚滚。
欧阳凄然将王琉璃放在一边,自己则躺在仍旧残存余温的沙漠上,口中吐着鲜血,眼神迷惘着看着那只老鸦。那只老鸦,正在枯枝上磨着鸟喙,预备等会饱餐一顿。
但是,很快它就失望了,因为它看到那个刚刚一动不动的女人却爬了起来。所以,它极为不满的哀鸣了几声,扇动着翅膀去别处觅食。
王琉璃感到有些眩晕,她努力摇晃了几下脑袋,便看到了一旁嘴角涎血、喘着粗气的欧阳凄然。
“你怎么样?”她迈着沉重的步伐,连爬带滚的来到欧阳凄然跟前,将他揽在怀中道:“该怎么办?”
“噗噗。”欧阳凄然吐了几口血,挣扎着坐起来,道:“我还死不了,你先将我背上的飞镖 吧!”
王琉璃轻轻地撕开他后背的衣服,就立刻闻到了一股臭味。“不好,镖上有毒。”
“毒有没有散开?”欧阳凄然道。
“还没有。”
“那好,将那块肉用刀剜去。”欧阳凄然从怀中掏出一柄精致的匕首,递给了王琉璃。
王琉璃颤抖着接过匕首,声音胆颤的问:“你对自己怎么这么狠?”
欧阳凄然叹了口气,道:“少废话。”
汗水如雨,身体痉挛,但他却咬紧牙关,一身不吭。而王琉璃每割下一刀,仿佛就割在了她自己的心上,身子剧烈一颤,香汗打湿发鬓。
半个时辰过去了。汗已流干,神已耗尽。
欧阳凄然穿好衣服,静静地躺在沙漠上,双眼炯炯有神:“大漠的月亮原来这么美啊!”
王琉璃笑了笑,没有答话。欧阳凄然也再没有说话。但他们的心中,同时又在不停地在思考。
“你怎么不问问我,郭云涛为什么要杀我,而且会有这么厉害的武功?”王琉璃问。
“你知道?”欧阳凄然侧过脸,看着在月光的洗礼下,显得神圣端庄的王琉璃反问道。
王琉璃苦笑了一下,道:“我不知道。”
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王琉璃道:“我真没想到你会救我?”
“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救你。”欧阳凄然淡淡的道。
“但我并不爱你。”
“我知道你仍旧爱着他,爱情这玩意,来或是走谁也挡不住。”
“那你还要娶我吗?”
“娶。”
“为什么?”
“关于我们的婚事已人尽皆知,如果娶不到你,欧阳家一世清誉会受到损害。”
“难道你娶我只是为了保护欧阳家清誉?”
欧阳凄然没有答话。但默认已经说明了一切。
【六】
欧阳家。张灯结彩,但却不是结婚,而是接风。
餐桌上,各种美食珍贵佳肴琳琅满目,而今晚最具耀眼的,还是王琉璃。王琉璃秀发叠拧成朝云近香髻,身着白绫细褶裙子,甜美的脸上一直保持着迷人的笑容。
谁也没有提起王琉璃逃婚这件事情,仿佛压根就没有发生过。欧阳沧海就坐在王琉璃身旁,他用赞许的眼光盯着儿媳妇,笑眯眯的夹着菜,道:“琉璃,来,吃。”
王琉璃道声“谢谢”,轻轻地咬着,吃法很文雅。
欧阳沧海又道:“王氏之女美貌如花,不愧为江南第一美女,今日又幸蒙王家肯嫁此女与我儿。我儿若是得此佳人,那定是三生所修之幸。”
王琉璃听后,看了看欧阳凄然,但见他眉头紧皱,目光冷淡,心中不免有些落寞。、
“凄然,来,将这块琉璃挂坠为琉璃带上。”欧阳沧海从怀中掏出一个檀木盒子,打开后,一道美轮美奂的光芒瞬间俘虏了在座所有人的眼球。檀木盒中,一块流云漓彩、晶莹剔透的心形琉璃挂坠静静的躺在其中,任由人们欣赏它璀璨的光辉。
欧阳凄然拿着挂坠,慢慢地为王琉璃戴上,动作小心翼翼,儒雅风度流露无遗。
王琉璃慢慢的捧着挂坠,眼睛透出奇异的色彩:“好漂亮的琉璃啊,色泽剔透,光彩夺目。”
欧阳沧海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道:“琉璃,来我书房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书房中,各种装帧精美的典籍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书架上,丝毫不乱,足以看出主人是很有规律的。书桌上,一支狼毫,一张宣纸,纸上写出一个“武”字,气势非常磅礴。

共 946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儿女的恩怨纠葛,在作者的笔下挥洒的淋漓尽致,百转千回的爱恨情仇,给人一种很强烈的视觉感受,让人读罢全文后不得不掩卷而叹。琉璃的爱究竟情归何处,郭云涛在爱情和亲情的罅隙中纠结百转,欧阳凄然的痴心暗许,无一不让人沉醉在了作者为我们构思出来的这场琉璃魅,情感的世界里本就没有谁对谁错,总是会有些阴差阳错让人措手不及,举棋不定,无关爱情、亲情。小说人物的塑造上无疑是成功的,人物形象鲜活生动,作者文笔蔓妙,让人在欣赏作者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的同时,也叹服于作者对文字强大的驾驭能力,带给读者一种很好的阅读感受,作者也很注意小说在细节上的处理,不错的一篇小说,美文拜读了,问好作者,倾情推荐。【编辑:芈蜜】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0719000 】
1 楼 文友: 201 -07-16 10: 4:26 四当家,你这没有人坐沙发啊,放出来这么久了,我来坐坐
 楼 文友: 201 -07-16 10: 6:57 四当家,你这篇已经完全虐爆小浮云了,你说你咋不让着小浮云一下,怎么说,人家也叫你一声四师叔啊。
回复  楼 文友: 201 -07-16 11:10:4 昨天放出来时易水坐了沙发,但是小浮云的还没放出来,所以本尊的又重发了一下,结果,你就懂得了、、、、、、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7-16 12:29:45 社长大驾,真心跪拜啊。(⊙o⊙)
5 楼 文友: 201 -07-16 12:16:2 矮油,我的琉璃魅,终于出来了~酒水同学,辛苦了
6 楼 文友: 201 -07-16 12:19:44 琉璃,是物品,是姓名,也是命运,是情感的纠结之源,也是爱恨的承载之点,看完这个故事,居然惆怅满腔。
酒水,好样的,驾驭文字的功夫,真心不弱。
加油,薏苡看好你。
7 楼 文友: 201 -07-16 12:2 :29 两篇琉璃魅各有千秋,我都喜欢。
当然,这个题目很难写,难为你们俩都写得那么好,作为出题者的我,各种欣慰,加赞叹啊。
回复7 楼 文友: 201 -07-16 12:28:49 啧啧,\(^o^)/~
8 楼 文友: 201 -07-16 18:27:0 啦啦啦啦啦啦~~俺很自豪有木有~得瑟得瑟 为你点亮的莲花灯一盏一盏次第而亮,为你染绿的春草一寸一寸绿满天涯。
回复8 楼 文友: 201 -07-16 18: 4: 2 啧啧\(^o^)/~
9 楼 文友: 201 -07-16 19:11:52 我来打酱油。。。。表示不会古风
回复9 楼 文友: 201 -07-16 19:24:16 酱油也很好啊。玉林鸡骨草胶囊价格多少
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热淋清颗粒的作用
玉林牌湿毒清胶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