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湛江信息港 > 旅游

一路人生一路记忆(之十五)“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30 05:48:03
一路人生 一路记忆(之十九)

父亲是个能行人,在那贫困的岁月里,带领我们一路前行,一路欢笑,我们没有因贫困而自卑,没有因贫困而沉溺。反而因为父亲,我常常觉得比其他孩子更加自豪。是的,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没有将日子过成诗,但绝对过成了一部小说,一部让人耐读的小说。

我上四年级的那一年,二哥在乡里读初中,大哥在距家近二十里的县城上高中,那是1所市重点高中,教学质量远近闻名,云集了全县的尖子生,原陕西省安启源就是从这所学校走出来的。小姑当年在县城的另外一所高中念书,那些年国民经济刚复苏,农村人手头都紧,钱是硬扎货,没有这东西,农村娃上学都栖惶,上不起学校里的大灶,星期天从家里背馍。我兄弟三人都在上学,民办教师的父亲,一月也挣不了几块钱。二哥路近,一星期从家背两次馍,大哥路远,刚开始一星期从家背一次馍。用现在的话说,大哥是位超级学霸,每次考试成绩都甩同学几条街。后来在清华大学读研毕业,直到现在大哥的故事还被小县城熟悉的人们津津乐道。

为了方便给大哥送馍,父亲来到了滩呢,用两笼板柿从收破烂儿的人手里换来了一辆破自行车。说是自行车还不如说是1辆自行车架,两个车轮子三瘪四不圆,没有铃,车踏板车链子还在。父亲找人圆了车圈,补齐了辐条,我屋算也有了1辆自行车。父亲心爱得不得了。每周骑上这辆自行车,带上两布袋子馍,进了县城,1布袋送给华清中学的我大哥,一布袋送给城关中学的我小姑。父亲满心欢喜,满怀干劲,穿梭在城市和山村的公路上。

父亲是位瓦工,也算是个知识分子,他不同于一般的农村人。

有一天,父亲买回了村里的第一部收音机,春雷牌的。在那个缺少书报,没有电视没有电脑的年代,收音机里的《小喇叭》《星星火把》《每周一歌》…这些节目给我带来了无数的欢乐,无数的空想。连那广告节目也让我浮想连翩。有个广告词叫“长城电扇,电扇长城”当那播音员洪亮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播开来的时候,我的眼前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幻觉:长城内外,在祖国辽阔的大地上,在一间间宽阔明亮的房子里,无数的电扇在飞速的旋转着。呵,是那样的壮观!幻觉过后,心里不由得想,外面的世界啊,该有多么的精彩!

那时候,最吸引人的就是听评书《岳飞传》了。著名艺术家刘兰芳是人们心中最大的腕了。每到夏令时七点,男女老少就迫不及待围在收音机周围,刘兰芳一开口“上回书说到…”人们便鸦雀无声,屏气凝神,生怕漏掉了说书人的一个字。心,随评书中的故事一会吊到了嗓子眼儿,一会儿又长出囗气,舒坦得如春风拂过。刘兰芳声音清澈洪亮,语言生动利索。《岳飞传》故事情节迭宕起伏,听后让人顿生英雄情结。当时,刘兰芳的评书热刮过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有这么一个故事。两口子吵架,吵得正凶,一看听评书时间到了,不约而同的说:“哼!等听完了《岳飞传》再和你算账!”说完,都急乎乎的听评书去了,听完评书,竞把吵架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可见,《岳飞传》当时的影响有多么的大。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评书

评书(StoryTelling)又称说书、讲书,广东粤语等地区俗称讲古,古代称为说话,是一种古老的汉族传统口头讲说表演艺术情势,在宋朝开始流行。各地的说书人以自己的母语对人说着不同的故事,因此也是方言文化的1部分。清末民初时,评书的表演为一人坐于桌后表演,道具有折扇和醒木,服装为长衫;至20世纪中叶,多不再用桌椅及折扇、醒木等道具,而以站立说演,服装也较不固定。而在中国改革开放后,在电子媒体及推行普通话的冲击之下,一些方言的说书文化日渐式微,处于濒临消失的状态,但还依然有其活力。

喝什么去湿气好的快
颈椎病头晕怎么办
增生性关节炎的发
每日吃什么治疗术后ED效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