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湛江信息港 > 育儿

侨居之痛失控外公杀死两个月大外孙女

发布时间:2019-08-23 20:35:12

三年前,25岁的中国女孩儿曹媛媛在澳大利亚留学后留在了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并走入了幸福婚姻。2014年年底,曹媛媛怀孕了。随着腹部隆起,曹媛媛生活不便,不得不再三向父母游说,请他们前来澳大利亚帮忙照顾自己。曹母心疼女儿,拉着丈夫曹非凡于2015年9月赴澳大利亚照顾女儿,并为孩子的出生做准备。不通英语的曹非凡对此感到无所适从,但妻子劝他,为了女儿一定要学会忍耐。但曹非凡还是觉得日子很憋屈,10月初,夫妻二人不得不折返中国。

2015年10月15日傍晚6点,曹媛媛的女儿许倩倩出生了,体重 .1公斤,体格健康。由于她公婆已言明无法前来照顾,她不得不再次向父母求助。2015年12月,曹非凡只得陪同妻子再次飞往澳大利亚 此次探亲,曹非凡还能适应吗,他会不会因为再次不适应而做出 非凡之举 ?

赴澳帮女儿带娃,中国爸习俗不适埋隐患 曹非凡一家本来居住在中国天津北郊的北辰区,普通居民家庭。原本他们在村子里务农,后来城中村改造,他们在郊区的村里有了新房。曹非凡有一儿一女,儿子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工作,女儿曹嫒嫒读书特别好,在国内读完大学后,赴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商学院,读金融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有了一份工作。因丈夫许成龙在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经营一家炸鱼薯条店,因此曹嫒嫒也来到了这里,在一家商业零售银行工作,收入也不错,小两口日子过得很好,有了房子和车子,丈夫许成龙也是中国人,早年随父母移民过来,家庭富足。两个人相识在曹嫒嫒读书的悉尼大学里,许成龙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但他每个星期都要去学校指导一门烹饪课程,由此结识了爱做菜的中国女孩儿曹嫒嫒。

201 年年底,两人先是在澳大利亚举办了婚礼,又按照中国的习俗去了国内在天津办了场面盛大的婚礼。父亲曹非凡和妻子吴爱丽在当地风光无限,颇感体面知足。但当亲戚们提出,以后是不是老曹去澳大利亚跟女儿一起过,曹非凡不经意中说了句: 我不会的,洋玩意我吃不惯。这次他们幸好是在中国办酒,要是在外国办,我才不去呢。

婚礼结束小两口回到澳大利亚继续工作。曹非凡一家恢复平静。2014年年底,女儿曹嫒嫒怀孕,曹非凡夫妇很开心,电话里和女儿说个没完。母亲吴爱丽自然而然地说道: 以前你哥的那个小子是我一手带大,现在你不管生个什么,我来澳大利亚帮你带,和你爸一起来。 女儿那边听到非常开心,她并没听到父亲的那句不愿去外国的话。

吴爱丽欢天喜地把电话放下,曹非凡过来说了话: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洋玩意儿那边,我吃不习惯,也怕挪地方 吴爱丽也没好气地说: 你不去就不去,我也不稀罕。 两个人没话说了。

2015年9月,曹嫒嫒几个电话打到国内,就一个意思,希望爸爸妈妈去澳大利亚,一是去外面看看,二是请爸妈帮她带带孩子,照顾月子。吴爱丽满口答应,而曹非凡却一脸不开心,推说脑子有些不舒服,笨,思维不活跃,不适应去国外过日子。吴爱丽说,又不是去长住,什么脑子不脑子的,痛痛快快地给个话,去还是不去?吴爱丽以前在纺织单位工作,大嗓门,说话做事也利索。曹非凡在一家钢材公司做会计,做事小心细致,说话声也不大,他说想不好,到时再说。

再赴澳隐忧更深,中国爸妈矛盾爆发在即 几天后女儿电话再次来邀请,曹非凡这才答应去,但说好了,不长住,就是等女儿生出小孩儿,带一到两个月,他们就回国。

来到澳大利亚,几天的新鲜劲儿一过,曹非凡就想着要回家。吴爱丽不开心了,女儿肚子这么大了,有什么不好忍的,为什么要回家,她一百个不同意,欢天喜地等着在澳大利亚做外婆呢。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让曹非凡感觉回国有望。许成龙的父母说要来帮他们带孩子,虽然他们在澳大利亚已有多年,但他们也经常回中国走走看看,澳大利亚他们还有一个儿子,就是许成龙的哥哥,他们住在一起。曹非凡这样一想,觉得要不了多少天,女儿的公婆一到,他们就可以启程回中国。

但就在这时,又一桩事情接着发生,许成龙的哥哥因为不慎在工作中发生小事故,把脚给扭伤,许成龙哥哥的妻子要上班,照顾许成龙哥哥的事自然而然又落在了父母亲肩上。许成龙父亲打电话过来说,他们暂时离不开了,要媳妇家的爸妈先不急着回国,帮帮他们儿子。曹非凡听到这个消息,人有些晕,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发愣,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说了句: 真是见鬼了!

但至此以后,曹非凡好像真的见了鬼似的,说话神神叨叨,一桩事反复讲,一个问题几遍问,几乎天天问: 嫒嫒,你什么时候生啊?怎么还不生啊 连续几十天下来,曹嫒嫒有些崩溃。终于在一个周末的中午,曹嫒嫒对父亲说: 爸,你们回中国吧,这边有我和小许呢,放心,那边兴许小许他爸妈空下来也可以过来帮我带。我生孩子还好几天呢。

曹非凡和吴爱丽于2015年10月2日回到了国内。曹非凡总算松了口气,但他感觉头很晕,他说是国外呆得变傻了,要吃药,他真的去医院配药,医生也给他开了药,但吃了药的他,总不见好转,感觉一个人的精神还是有些恍恍惚惚。吴爱丽这边也担心,那边女儿的状况更担心,她觉得很对不起女儿,眼看女儿就要生产,他们两个不在澳大利亚帮忙搭一把手,居然自顾自回到国内,两个人由此争吵不断。

2015年10月15日傍晚6点,曹嫒嫒诞下一名女婴。她很激动,两个小时后,她就在网上贴出了一张女儿在彩色条纹毯子里甜睡的照片。自豪地宣布她的 小公主 于10月15日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板牙医院出生了,体重 .1公斤,取名叫许倩倩。

曹媛媛女儿一出生,她和丈夫许成龙马上感觉出人手不够,以前想想两个人能解决的事,现在看看根本不行。两人急煞,而那边,她公婆已言明真的无法前来照顾了,因为哥哥的腿一时半会儿还离不开人。他们也不忍心让两个老人过来,在那边照顾哥已很累了。这样,曹嫒嫒又一次想到了国内的爸妈,她不得不再次向父母求助。2015年12月初,曹非凡只得又陪同妻子吴爱丽一起,飞往澳大利亚。

女婴命丧中国外公之手,涉嫌谋杀已难回国 这一次他们到澳大利亚,吴爱丽做尽了曹非凡的思想工作,女儿女婿天天陪笑脸,一个劲儿让父亲开心。不过毕竟是第三代,外公外婆一见到刚刚出生的小外孙女,他们也乐了,曹非凡还特别对孩子好,曹嫒嫒不安的心稍稍有些放下。许成龙每天回家,变着法地做好吃的给二老,都是以中国菜为主,西餐根本不进门。

为了排解忧闷,吴爱丽还陪着曹非凡前往新希望教堂(New Hope Church),去向华人牧师乔舒亚倾吐: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语言,让他感觉举步维艰。乔舒亚说,女儿女婿如果很忙,他可以经常来教堂,自己寻找排解的办法。曹非凡早年曾有过轻度抑郁症,他知道在异国他乡,他现在的这个症状与早年发过的有些相像,他不得不又开始服用药物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转眼到了2016年1月,眼见中国的农历新年就快到了,曹非凡发现老伴儿和女儿都似乎没有要回国过节的意思,他坐立难安。他有所不知,女儿在生产后不久,就要重返银行岗位,他们是不可能随父母一起回国过年的。

2016年1月6日下午1点40分,曹媛媛看到父亲的神情不对,担心父亲服用药物不当,便问他,每天是吃几粒药,规定是每天吃两次,每次两粒。曹非凡没好气地说: 你管我吃多少,我吃了死了,只要你妈在就好! 曹非凡还表示,他吃药就是为了控制抑郁的情绪,也是为了能陪伴家人,多吃几粒也是为了这个家,好得快些。曹媛媛和母亲还极力劝说他不要过多地服用药物。曹非凡越说越激动,想到自己辗转万里来到澳大利亚,过着无法适应的生活,还不被理解,他发狂了。

他从厨房里拿来了刀,跑到客厅,用刀捅伤了尚在摇篮中的外孙女许倩倩,孩子的哭声惊动了曹嫒嫒母女,两个女人发疯似的冲过去阻拦,曹非凡又挥刀剌向母女俩,血流一地 妻子和女儿都被他捅伤倒在地上。

曹媛媛拼命站起,随后逃出家门,大声呼救,并不顾自己的伤痛,恳请邻居们快来帮她救救孩子。这时,父亲曹非凡竟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光着上身,穿着短裤,慢慢悠悠地朝着外面草坪方向走去。澳大利亚警方接警后,迅速出击,终数名警员在曹嫒嫒居住地南部的帕金森地区发现了曹非凡的踪影,几个年轻警员冲上去,将曹非凡按倒在一个车库门口。至此,曹非凡才知,女儿和妻子被其捅伤送到了医院,而他非常喜欢的两个月零20天大的外孙女许倩倩已经永远停止了呼吸!

当天下午2点40分,小倩倩被送到附近医院后,因失血过多,要害部位中刀,不治身亡。曹非凡听到这一消息,想逃脱警察之手自残,虽然没有成功,但也受了伤。

按照澳大利亚当地法律规定,被控谋杀两个月大外孙女的中国外公曹非凡,于2016年1月8日下午,在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的医院内,接受法庭举行的床边听讯会,曹非凡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律师,请求法官判处自己死刑。

当地高级警官Mark Gorton介绍说,当曹非凡获悉自己被以 谋杀 罪名获指控时,他非常难过。曹非凡还对律师说,直到被指控时,他才知道自己外孙女真的死了。由此曹非凡对律师说: 我想获死刑

曹非凡妻子吴爱丽和女儿曹媛媛因被严重刺伤,仍在医院,但无生命危险,伤情已趋稳定。曹媛媛已在三天内接受了两个手术。

当地新希望教会的乔舒亚牧师称,他在案发数日前还看见曹非凡很慈爱地抱着外孙女,非常正常,无异样。 他很爱他的外孙女!

1月7日傍晚,超过200名来自案发地附近社区的居民,聚集在帕金森地区一个名叫太阳花的小公园里,点烛悼念中国女婴许倩倩,祈祷并默哀一分钟,以表达对这户中国家庭的安慰。

1月11日,布里斯班警员再次来到医院录取曹非凡口供,并对其涉嫌一起 谋杀罪 和两起 谋杀未遂罪 罪名,予以控告他 曹非凡在案发后没有申请保释。目前,此案还没有判决。

泌尿系统感染的症状
安庆好的性病医院
白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