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湛江信息港 > 娱乐

联合电力体制改革已八年是突破还是继续等待

发布时间:2020-07-03 17:20:43
电力体制改革已八年 是突破还是继续等待?

  总理在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要继续深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努力实现新的突破。能源体制改革一直被广泛关注,本报从电力体制改革、煤炭资源整合和炼油业规划等方面请代表委员和业内人士予以解读。

  今年是“十一五”规划最后一年,前四年电力体制改革至今没带给人们所期望的那种欢欣与鼓舞。在今年的两会期间,几乎看不到关于电力体制改革的正式建议和提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从2002年发布五号文开始电力体制改革到2010年,这八年的呼吁最终无果而终,令许多代表委员感叹:“电改八年,我们都累了。”

  在今年的工作报告中,总理提到了阶梯电价、智能电网、扩大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等内容。由此又引发了业界的关注,在“十一五”最后一年,电力体制改革会出现突破还是继续停滞等待更好地改革契机?

  电价改革还有不同声音

  电力价格改革是电力行业改革的重要内容。全国政协委员、中电投总工程师夏忠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推进电力价格改革,使得电力价格在反映电力供求关系的同时,更加充分地反映电力资源稀缺程度和环境损害成本,从而更好地促进电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促进电力发展方式的转变。”他说,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形成的阶梯式价格的销售电价改革思路,对基本需求部分考虑大体保持原有的价格水平,对超过使用部分考虑累进加价。这样做既有利于解决好低收入群众的基本用电需求,又可以稳步推进改革,体现公平和效率相统一的原则。

  针对阶梯电价,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蔡国雄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了不同的观点。他表示,电不能存储,而作为带基负荷的核电站和径流式电站依然要发电,火电厂也要为白天和夜间的负荷改变增大能耗,具有反负荷特性的(白天负荷大时风小,夜间负荷小时风大,与负荷需求相反)风能等绿色能源,也不能得到充分的利用。“因此从电力系统的运行来看,希望电费的征收方式能够更好地引导老百姓在白天的电力高峰负荷时少用电,夜间的用电低谷时段多用电,这样才能更好地利用电力能源,提高电力系统设备的利用效率,有利于电力系统的节能。”

  蔡国雄建议采用分时电费,这样可以促使老百姓尽可能使用低谷电能,同时可以促进错峰用电的夜间蓄冷空调设备和夜间热水设备的普及和发展,以及电动汽车的夜间充电模式的形成,同时也为老百姓养成有意识的避峰用电习惯发挥重要作用。如若采用阶梯电价,将是鼓励老百姓在方便时用电,也就是白天用电,高峰时用电,这不符合社会发展的方向,不利于绿色能源的使用,不利于促进科学的用电模式。

  大用户直购电

  是短期过渡还是长效机制

  停滞的电力体制改革如何突破?对于这个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大唐集团原总经理翟若愚5日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只有坚持市场化方向,电力体制改革才能有出路。

  全国政协委员、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表示,现在电力体制改革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主要是因为下一步的电力体制改革难度比较大,即输配电分开的难度大,所以国家就提出了一个过渡办法――大用户直购电。

  国家电监会是大用户直购电的主要推行机构,价格与财务监管部副主任黄少中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过近几年在吉林、内蒙古、四川、福建等地的试点探索,开展双边交易是目前比较适合我国国情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的突破口。通过直购电的试点工作,要探索建立一种机制,但这路口不是十分宽敞种机制不是一种临时的、救急的办法,更不是过渡时期的权宜之计,而是一种长效机制。

  “推进大用户直购电,有三个方面的政策需突破。首先是对电网垄断经销电量的突破,其次是对计划电量和定价的突破,最后是对输配电价政策的突破。尽管电压等级差价、价格水平不见得十分合理,但应该说,相对于多年缓慢滞后的输配电价改革来说,这次的大用户直购电输配电价改革是一个不小的飞跃,有明显而实质性的突破。”黄少中表示。

  据记者了解,下一步国家电监会将扩大大用户直购电试点范围。进一步完善大用户直购电试点有关规则。积极推进大用站内容的持续更新户直购电,扩大试点范围,增加一批大用户直购电试点单位。选择若干条件较好的省份开展大用户双边交易试点工作。

  智能电网写进报告会不会

  进一步强化国家电网垄断

  “电力行业改革分两个方面,除了电价以外,还要进行电力体制本身的改革,就是破除电网企业的垄断属性。现在电网企业承担了大量的职能,应该把电网企业所承担的职能剔除。”陆启洲表示,电网企业是电力市场的载体,但不能成为电力市场的主体。

  国家电监会在2010年的工作规划中提出: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推进落实电网企业主辅分离改革工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智能电网,将会为主辅分离改革带来什么影响?

  全国政协委员、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邵秉仁表示,我国需要“十分慎重”地对待刚刚提出的智能电网发展计划。邵秉仁认为智能电网目前仅仅处于概念阶段,缺乏标准,很多技术尚不成熟,不宜在工作报告中做出新的安排。

  邵秉仁说:“目前智能电网主要是国家电网在做,工作报告把一个企业的发展规划写进去,会不会进一步强化国家电网的垄断?以后国家电网在相关智能电网设备招标中出现‘一言堂’,会加快进入辅业的步伐,形成新的垄断。我们之前一直强调,厂网分开、推进电网企业主辅分离,这是电力市场形成的必要条件,也是转变电力发展方式的必要条件。如果这样做,我们的电力改革,岂不是开前门又堵后门吗?”

早期肝硬化吃什么药最好
软肝片要吃多久才有效
肝硬化的突出表现
早期肝硬化可以治愈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