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湛江信息港 > 娱乐

力皇 第二百七十章 救美

发布时间:2020-02-15 19:20:37

力皇 第二百七十章 救美

陆小凤搂紧厉清雅的肩膀,“放心,姑姑不会让你死的……”突然从脖子上拽下一枚朴拙玉佩,飞快塞入厉清雅的掌心。..

陡然一股大力袭来,拉扯着厉清雅朝虚空飞去。

“不……”

“活下去,清雅,不要辜负姑姑的一片苦心,将来,替姑姑好好活下去……”

陆小凤一句话没喊完,一条血色细线径直落下,生生刺入她的头顶。

感受着生命力正一点一滴剥离出身体,陆小凤抿了抿嘴,脸上一片安详。

谁说修行者就一定是自私的?

谁说大难临头各自飞?

无论别人如何选择,但她,陆小凤,绝不!

“紫龙佩?该死!”

邪尸老祖高高在上,看着厉清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一枚玉佩的力量带离广场,庞大的身躯都因为怒火而剧烈的颤抖起来

“我要你死,我要把你的魂魄用九幽之火灼烧万世,让你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

作为一名威名赫赫的鬼王,武王境人物,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从手底下溜走,如此奇耻大辱,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既然你愿意牺牲,那好吧,所有的痛苦,都让你一个人来承担。

于是再不理会广场余万武者,一只恐怖的大手当空降落,宛如老鹰捉小鸡般朝着陆小凤不断枯萎的身体抓去。

正在这时,混乱的广场上又是数十道厉光闪过。

那些幸存下来的天武境强者眼看事不可为,纷纷祭出自己的底牌往广场外四面八方逃离。

终究是修为达到天武境的宗师级人物,虽然被鬼王镇压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可能修为到今天,自有一些保命手段。

他们或是靠着某种神奇的法宝神兵穿过虚空而走,亦或是某种神奇遁术,如血遁,天魔解体大.法等等,更有人直接依靠自己与生俱来的奇异武魄,化作道道看不真的虚影消失……

“不!不许走!可恶可恶!气煞老祖也,死,我要你们通通都去死!”

邪尸老祖蓦然回首,甚至连继续抓取陆小凤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眼中燃起熊熊火焰。

他是真的怒了,他今日兴师动众来此,本就是为了金本源珠而来。

可时至现在,连番大战经历了,该得罪不该得罪的人都得罪了,但期望中的本源珠根本连点影子都见不到。

哪怕明知道逃走的这些人中未必就携有金本源珠,但那怕只是万一的机率,他依旧不敢去冒险。

然而不管如何愤怒,不管如何咆哮,现实就是现实。

当邪尸老祖属于鬼王境界的恐怖神念碾压下来时,一群天武境强者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在这里等我……”

广场某一个角落,已经装死了半天的凌志突然睁开眼睛,朝落雁郑重的交代了一声,随即转身便欲朝前面遁去。

落雁一把拉住他胳膊,眼中似乎带着点玩味之色,“你要去救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自然指的是陆小凤。

虽然同样是女人,而且还是按照最完美女人的黄金比例塑造而成,但落雁也不得不承认,如论对于男人的吸引力,她落雁必得要稍逊一筹。

实在是那波澜壮阔的身材,凹凸有致的风韵,再加上自然流露出的一点内魅与端庄,早已超出了形而上学“美女”的意义。

落雁甚至做过假设,如果自己是一名正常男性,面对陆小凤这等极品中的极品,是否能够按捺得住不心动?

最后的结果却是不能,如果落雁被设置为男人,她同样无法对陆小凤这等极品女人免疫。

凌志呲牙苦笑,“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凌志怎么可能会这么肤浅?”嗯,这话说的有些没有底气,他凌志又不是圣人,怎么可能对陆小凤一点感觉没有?

可是选择去救她,最主要目的却非是男人的下半身,而是欣赏她在临危时宁死,亦要保全亲人的大无畏牺牲精神。

落雁本就不是纠结的女人,拦下凌志,也非是女人吃醋的情绪,而是源于对凌志安全的担忧。

既然对方心意已决,那她能做的,便不是阻拦,而是从技术层面全力配合。

“你去救人,我引开天上的老怪……”

凌志身形一滞,忍不住回头来,“那是鬼王!”

“我知道!”

落雁扶额浅笑,心头却升起一个声音,“其实,我也不是人啊!”

五色霞光瞬间包裹身躯,照亮四周围大片空间,宛如一个堕入凡尘的凌波仙子,踏着绮丽彩虹,就那么一步一步徐徐朝着天空走去。

“金本源珠呢?有没有人告诉我,金本源珠究竟在那里?”

高亢的声音扫视全场,如同天雷轰击在人群的心底。

此刻广场上大约还有一两万武者,不过修为最高也只是地武境大圆满而已,面对邪尸老祖高高在上的威慑,他们除了磕头求饶还是磕头求饶。

“没有啊,求老祖饶命,我们真的没有金本源珠啊!”

“我们今次来这里,本就是为了金本源珠,想浑水摸鱼,怎么可能怀有如此重宝?”

“是啊,求老祖可怜可怜我们,如果不相信,老祖可以亲自降下神念搜查,我等保证放开心神!”

“对对对,老祖如果觉得还是不放心,就算是搜魂我们也愿意,只求老祖饶我等不死!”

阵阵哭爹喊娘的声音,不绝于耳,哪里还有半分作为武人的骄傲与尊严?

或者说,在死亡面前,众生皆是平等的,哪怕是强如天级高手,如果性命都不是自己的了,哪还有任何尊严,骄傲可谈?

“气煞老祖,当真气煞老祖,死死死,通通都给我去死……”

老祖雷霆大怒,正欲发力一掌结果了所有人,突然面色一变,“咦?那是……”

目光落向不断蹿向高空的“五彩丽人”,那颗不知尘封了多少年的老心脏竟然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竟然连老祖我都探不出半分武人的气息,不过……”

刀砍斧劈的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冷笑,“以为这样就能偷鸡了吗?给老祖去死!”

一只鬼王大手印破空而出,径直抓向不断升空的落雁。

“就是现在!”

凌志心下一沉,弱水流云步飞速运转,周围人只是感觉一道扭曲的气流闪过,他已经出现在了陆小凤的面前。

此刻陆小凤被血线刺入脑门已经过去将近五六个呼吸,饶是她已经半步天级的修为,依旧形容枯嵩,脸色惨白。唯一不变的是那玲珑凹凸到极致的风韵身材,配合病弱的脸庞,对男人的吸引力反而不减反增。

然而这一切终究只是暂时的。如果头上的摄魂丝无法得到扼制,红.粉化作枯骨亦不过弹指一瞬间。

事实上陆小凤的情况的确很遭,因为恼怒她庇护厉清雅逃走,邪尸老祖给了她特殊“关照”,摄魂丝上的吸食之力比旁人的都要强烈几分。

但又偏偏不一下把她给吸死,只是这样慢慢的磨着,或者正如邪尸老祖说言,他要把自己生魂抽走,永生永世以烈火灼烧。

正是心绝欲死时,鼻孔里突然嗅到一股男人气息,睁开眼帘,当看见头上同样插着一根“红管”,本身却生龙活虎的年轻面孔时,几乎以为是幻觉,“凌……凌公子……”

“陆城主不必惊慌,是我!”

凌志呲牙笑了笑,忽又关切的问道:“陆城主还好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