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湛江信息港 > 汽车

饶宗颐与张充和的唱和之词纪录

发布时间:2020-09-17 15:38:10
饶宗颐与张充和的唱和之词

头几天。我在写关于张充和诗词的文章时。

见到了充和先生与饶公的唱和词作。

当时还想。饶公已是期颐老人。

至今依然健在,心中为之甚是欣慰。

不想。那篇小文刚刚写峻。

即传来饶公仙逝的。

特写此文,记念饶宗颐先生。

悠悠天地皆入我心。

八声甘州。

充和以寒泉名琴见假,复媵以词,因和。

感衷情秋日借寒泉,宝瑟结清游。

任急弦飞听,昔心长系,夕饮未休。

漫谱家山何处,天地入孤舟。

犹似荆南客,倦赋登楼。

又闻笛声哀怨,叫中天明月,乡梦悠悠。

自清商寝响,唱起海西头。

忆行窝,梅为谁好,怕芸黄惊叶点波浮。

待描入小窗短幅,与畔牢愁。

此词为饶宗颐和张充和词。张充和在其巜八声甘州中有小序记录了这首词的缘起:

选堂来,不自携琴。因借与"寒泉"阜西所赠也,闻其已归道山,乃共听其录音,为欷歔者久之。

张充和家中收藏的琴,命名为"寒泉"中国古典文化之"文心"于此命名而毕现。这1名琴,成为了饶宗颐与张充和二位先生词翰之谊的见证物,得以写入了饶宗颐先生的词中,寒泉二字本身所具的诗意也由此入了全词。因此,读此词时,我恍若闻琴声咽咽于这首词中,乐声高妙,飞鸟亦为之下听。于这婉转之琴声中,词人思乡之情油然而生,故有了"家山何处,天地入孤舟"的感发。此语甚有悠悠天地皆入我心之感。赠琴予张充和者为阜西,其苏州之寓门额上署"梅隐行窝"故饶公此词中有"忆行窝"一语。

饶宗颐先生的3地步。

莺啼序。

满山红叶,玉露凋伤,和梦窗。

丹林斗香,渐飞霜掩户。

散繁囿、注视川原,看足霞彩朝暮。

野烟起、晴霏悄悄,孤村流水天边树。

问题红心事,沾泥早似飘絮。

异国萧条,乍冷欲雪,浥轻尘暗雾。

碧波迥、江阔人稀,绕空鸿写幽愫。

挂星岑、傍晚吐蒨,出林际、绀云堆缕。

换西风,同入柔柯,再盟欧鹭。

碎虫休诉,白露惊纨,云端复寄旅。

正缱绻、夕阳花坞,气霁天末,叶可藏鸦,蔓能穿雨。曾阿景仄,荒凉古道,卷蓬无数天涯老,更啼乌、月冷枫桥渡。

千山落木,不堪客路邅回,对此那不怀土。

芳洲采采,摇荡蕙华,转眼余几苎。

但惋惜、招来春妒,旋作秋声,塞马齐嘶,井梧邀舞。鲛绡传恨,綀单谁共,衰颜借汝朱一霎,拚哀音、弹入秦筝柱。

依依万点新愁,梦渺宫沟,旧欢在否。

饶宗颐先生的词,雅极。如我这等读者,读此类词,巴不得在其中寻到烟火味,寻到烟火味,好自己的人生,以寻得同情,感动自己。而读饶宗颐先生词,竟从头到尾找不到半点烟火气息,由此知其词绝非写普通生活,而是以其词意味一种极纯净的境界。首先是"注视川原,看足霞彩朝暮"的一层境界,这里"看足"2字最为有力。远远地望一望眼前风景,这不叫"看足"必须身临其境看饱悟够,方为"看足""孤村流水天边树"1句,写"看足"以后所见的极致之境。其次是"江阔人稀,绕空鸿写幽愫"的一种境地,幽愫"2字最为传神,一片空灵当中,却见到了人所不能见之景,悟到了人所不能悟之悟。再次是"叶可藏鸦,蔓能穿雨"的地步,这两句写的生机勃勃,真如顾随所谓"生的色采,力的表现,它遮天盖地而来,而又真自在"

饶宗颐先生于词学上倡导"形上词"他曾说:将自己对现实世界的观感,和对宇宙人生的思考,亦即自己的学问、思想,写入词中,以提高词的地步。我读饶公的此词,即循着他的这1思路读来,果真既得诗趣,也得理趣,受益不浅。

胭脂合与点斜晖。

浣溪沙。

充和观余作画,赠诗并贶胭脂以点霜林,赋此奉报。

1。

摇落方知宋玉悲。

秋风坠叶满林扉。

胭脂合与点斜晖。

流梦绿波声细细。

牵衣红树话依依。

教人翻信是春归。

2。

向夕群山袖上云。

萧疏亭树映湖漘。

倪家笔法与谁论。

落雁遥沙如旧识。

倚楼长笛最早闻。

蒹葭寒水且逡巡。

饶公的第一首词中,上片的“胭脂合与点斜晖”可视为点睛之笔,二位共作一画,深厚的情谊化进清秋画卷之中,自然天成。过片联句“流梦绿波声细细,牵衣红树话依依”高雅而清丽,极是动情,而“翻信春归”一语,写人间情谊直如春风暖心,情致到达极点,相信没有人会把这首词也读成"形上词"

声声慢。

冒雪至充和家中作画,和中仙催雪均,并邀同作。

悽阴促影,寒意停芬,溯游访戴休疑。

袖里朔风,携来正好催诗。

红炉又添绿蚁,写疏林、犹抹胭脂。

问小房,有秋声如许,此夕什么时候。

窗外梅寻乡思,眷敂弦逸曲,泪结冰枝。

迟萼东风,新词待谱奴儿。

剪灯夜阑花碎,拂鲛销、梦冷谁知。

最可念,深雪前村,绝似剡溪。

这是饶宗颐先生和宋末词人王沂孙《声声慢.催雪》的一首词作。饶公在美访学期间,每逢周末,都到傅汉思家做客,得知更多有关此时的消息。当然张充和则亲身下厨,饶宗颐就在书房写字作画填词。这首词就是饶公冒雪至张充和家作画时所作,饶公把其画中风景与人间风景揉在一起,再加上与友人相聚时热气腾腾的友谊,一起入了其词,使之看起来似一杯色泽透人的鸡尾酒,读起来幽远俊雅,品味中则如"深雪前村"逗人忆起一些苍茫而无绪的往事。张充和作有《声声慢.初雪》以和该词。

风流子。

飞雪下寒塘。朔风紧、带雨洗残阳。

正天倒玉壶,浪生银野,地连翠树,烟润宫墙。

困恼是,悽悽还戚戚,冷意逼丝簧。

十里雾浓,五更霜重,尽多清涕,催落离觞。

茶霏濛濛里,人何许,和月久伫西厢。

自剔烛花,平分蜡泪成行。

看帘底熏炉,才温又冷,池边藤影,入梦摇香。

分付柔肠,让他萦结何妨。

此词应作于1971年元月。张充和作有巜风流子 和与饶宗颐先生此词唱和。这首词的意境美伦美奂,为了很好地感受一下这首词的意境,我今天专门登临我所居北川的山顶,任朔风吹着我的脸庞,词中所写的"天倒玉壶,浪生银野,地连翠树,烟润宫墙"的境地,非登高远眺不能切身感受。饶公笔下所写,出现在画面上,则成为他胸中的一片云烟。我经常想,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研究者,面对上世纪6、七十年代这个时期的诸如饶公此类的文学创作,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实在是一个短视的做法,文学史早晚得补起这一课。

蝶恋花。

庚戌在美,三月之间,遍和集一百廿余首、南归迄无一词,只补渔家傲漏句七字而已。充和女士近为余重录睎周集作帙,既竣,以书抵予,谓1年来算是迫出一句,何文思迟速如是耶?报以此解,和竹垞。

流梦应教山海凄。

撤却诗书,归路云千叠。

吟遍声声难妥贴。

柘丝弹出庄生蝶。

感月吟风思去楫。

湖水青青,又见飘芦叶。

久悔终年抛语业。

思量总负羊裙褶。

在耶鲁讲学期间,饶宗颐遍和周邦彦的词并结集成为《睎周集》而后,《睎周集》由张充和用工楷誊写并影印出版,时人有评介云:词既雄拔,字复秀润,号称双绝。同时,张充和还将《睎周集》中的《6丑·睡》1词谱曲,并以玉笛吹出,彼时风雅可以想见,传为当代词坛佳话。1972年,张充和重录《睎周集》饶宗颐得知后以这首《蝶恋花》词报赠。罗慷烈在《睎周集·序》中写道:字字幽窈,句句洒脱,瘦蛟吟壑,冷翠弄春,换徵移宫,寻声协律,至于名媛缀谱,异域传歌,徵之词坛,盖未尝有。

这首词是饶宗颐先生和清代词坛领袖朱彝尊《蝶恋花》的词。朱彝尊号竹垞,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自自寒"是其为人称道的名句。饶公词中"羊裙"1典,指羊欣所穿的裙。据《南史‧羊欣传》记载:“ 欣长隶书。 年12时, 王献之为吴兴太守, 甚知爱之。 欣尝夏月著新绢裙昼寝, 献之见之, 书裙数幅而去。” 后因以“羊裙”为文人间相互雅赏倾慕之典。

附:饶宗颐先生简介。

饶宗颐,1917年生于广东潮安,祖籍广东潮州,字固庵、伯濂、伯子,号选堂,是中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经学家、教育家和书画家。长时间潜心致力于学术研究,其巨著《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全套共十四卷二十大册,学问遍及上古史、甲骨学、简帛学、经学、礼乐学、学、楚辞学、史学、敦煌学、目录学、古典文学及中国艺术史等十三大门类。另外,他还通多种外语,著作等身,精深博大,创一家之言。

艺术方面,饶宗颐在绘画、书法方面的成绩尤深。他擅山水画,写生及于域外山川,不拘1法。人物画取法白画之白描画法,于李龙眠、仇十洲、陈老莲诸家以外,开一新路,曾得到张大千的赞赏。书法方面,植根于文字,而行草书则融入明末诸家豪纵韵趣,自成一格。

另外,饶宗颐是“东学西渐”的领军人物,曾任教的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以悬挂饶宗颐书法及国画作品为荣。与现当代国学家钱锺书、季羡林并称:“南饶北钱”和“南饶北季”

先声药业恩瑞舒?在中国上市, 类风湿关节炎患者生存质量有望提高
先声药业两个新药相继上市,创新升级加速打造核心竞争力
怎样治疗严重的灰指甲
灰指甲传染期是多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